92349金沙弯赌场首页:营收上亿的流水秘密

对于业内来说,看到一款手游后向同行询问下这款游戏的流水,这简直是神经反射般理所当然的事情。正式在这种异常,拜金的氛围下,造流水的风气已经普遍盛行。                                                不想做手游的相声演员不是好裁缝!2014年底盛传著名相声运动员郭德纲要进军手游行业的消息,可谓炸锅飞起,什么原因让专注相声一百年的郭老师都要来参一脚?看了下面的数据我想你应该能明白点什么。《天龙八部3D》日流水1357万、《全民奇迹》日流水2600万《征途》单月流水过亿,这是2014年末你在中国任何一家手游媒体上都会看到的新闻。一天赚一千万谁不做谁傻啊,做个一年就有十几亿,宇宙这么大都可以去看看了,运气好还能发现个什么外星文明,这辈子就没白活了。然而事情好像并没有按照这个剧本走下去。在郭德纲之前就有很多明星涌入手游圈,公布了自己的蓝图之后就销声匿迹再也没音儿了。而郭老师何许人也,德云社大拿,一手开创了自己的伟业,随便放几个徒弟线人什么的打探了打探前人的踪迹,发现这事情并不靠谱,也就没了下文。其实,这外表光鲜的手游行业内里早已腐烂,就像是被一帮蚁鼠掏空的危楼,里子已经烂透了。而这其中的内幕原因为何?我们还要从渠道的竞争和充值返利说起。引狼入室,渠道玩脱一直以来,渠道为王,掌握了整个手游行业流量口的渠道,就像是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谁不想体验一把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感觉?所以你争我抢的挤破头也要来做渠道。这一时间风生水起,自身稍微有点量的都杀了进来,什么小米华为啊,什么UC喜马拉雅啊,连优酷这种视频网站都冲了进来。可到了市场上却发现第一军团早都排排坐分果果了,百度有搜索、360有安全卫士、腾讯有微信QQ,大家早都各凭手段瓜分完市场了,那这些新来的渠道还怎么做?俗话说得好,穷生奸计富长良心,狗急跳墙的UC这时候就想出了一个机智的办法。找公会!为了与传统的一线渠道对抗,UC便找来了公会这个好搭档,他们把自己的分成利润直接输送给公会,让公会通过充值返利和首充号等各种手段拉玩家。相当于用挣来的钱买公会的用户,UC就靠着这样跳楼大甩卖一样的低价促销抢走了百度和360的用户。然而自视甚高认为大局已定的百度和360,打从心眼里就没看得起过UC之流的小渣渣,让UC这么玩了半年之后,才恍然大悟,这TM不是砸人饭碗么。一怒之下分分钟教UC做人,以更低的返利折扣拉公会,直接开启了一场谁能比我惨的军备竞赛。公会怎么了?热血青年变奸商上面我们说到了公会,在这里就必须得强调一下,此处的手游公会和我们印象中的端游公会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当年的公会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一群铁杆玩家们聚在一起打BOSS、下副本、吹牛逼,甚至在现实生活中也成为好基友。现在的手游公会几乎就是拉玩家谋取折扣的商人。他们先拉来一批无业青年,当然各个都是游戏高手。然后使用统一的名字,进入游戏后疯狂砸钱、霸服。而普通玩家进入游戏后看到排行榜上都是统一命名的公会,往往会过来傍个大腿。等到加入公会后,这些玩家也必须使用统一的名字,从而吸引更多普通玩家。要我说这个锅还得渠道背,公会从端游时代的热血游戏青年形象,转身成了一个无利不图的商人,活脱脱的上演了一部尖子生误入歧途变成小混混的校园伦理剧。是渠道一手把公会拉入这场商战,变成小混混的公会可不会好好对待他的这位恩人,反倒是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在商言商,完全以利益为主要目的手游公会,才不会管公会里有没有玩家交流,只要你们肯充钱,您就是公会里的大爷,每天24小时嘘寒问暖贴心服务,可得把您们这些大财主给照顾好,至于那些小散们是死是活就那么回事儿了,反正只要公会给充值折扣,你们就得屁颠屁颠的过来叫爸爸,没折扣就都玩蛋,就是一群唯利是图的蝗虫。排除上面的事不说,气氛不好也跟手游交互性差有一点关系,然而这里面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问题!在这种模式里,渠道本幻想用公会之手拉来新增用户,可实际上公会能够拉拢的用户是本身就存在的用户,是本来就在玩这款游戏的玩家!既然没有新增用户,那就得把这一批人用扎实,所以公会就在同渠道下不同游戏间来回迁移,一般这种情况玩家还可以接受,但是一旦牵扯到换渠道,玩家可就不会乐意了,所以为了玩家不流失,只能不断的开新服,这也就从根本上滋生了滚服这种行为产生。狼狈为奸?高流水的秘密!自从渠道开始以充值返利的方式争抢公会资源后,大大小小的公会就一窝蜂的涌了过来,场面一度失控,后来渠道一想,如果这样的战斗继续打下去,光给公会的返利,就会让自己赔个精光,于是渠道便给公会设了一道坎儿,只有充值到1000万的公会才能拿到追加的10%返利。这一下,公会就没辙了,刷不来足够的量就拿不到更多的返利,而这时候,他们发现了同样需要量的发行和CP。一直以来,发行和CP都需要高流水和高用户来吸引PE和投资。但是投资人又不傻,他们不相信发行和CP自家的游戏官网会有量,只相信外部渠道的数据。所以发行和CP就需要去渠道刷量,毕竟投资可是头等大事儿,没了投资干什么都是扯淡。于是精明的发行和CP就想出了自充刷榜的办法,简单的加减乘除之后,发现苹果三七分成比五五分成的安卓渠道更为划算。所以他们就在IOS渠道一手卖一手买,左手右手一倒,一个慢动作,游戏流水就刷了上去。关于自充刷榜这事儿,我们专门卧底公会进行打探,也得罪不少圈内的朋友,终于从一位职业刷榜的内部人士得到可靠的消息:现在这个市场,一款游戏冲上IOS畅销榜前三大概也就800万流水,就算我们自己花钱充了这800万,苹果还得跟我们三七分成,我们就可以再回收560万。这就等于花了240万买了个畅销榜排名,总比在你们手游媒体投广告强吧!要知道这排名能给我们导量2-3万,而且苹果表现好了,在安卓那边的期望值和评价都会提高。苹果的240万成本还可以接受,可安卓的五五分成就多少有点贵了。而这时公会的出现,就让他们找到了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公会为了拿到渠道的追加的返点需要大量资金充值,而CP为了游戏的高流水骗PE和投资在自充,双方一商量,不如CP你把钱给我让我公会充,等我这样骗来渠道的最高返点后,我再给你还回去。大家一拍即合,发行收回绝大多数成本,公会也有利可图,唯一被坑的就是被蒙在鼓里的渠道了。就这样,发行CP借着公会又摆了渠道一道,而公会从中左右逢源从渠道这又蚕食到了第二份利益。顺便一提的是,也就是从这时起,一天一千万,一月几亿的高流水的游戏诞生了,就这样荒诞的开启了高流水游戏元年,然而这样的数字并没有什么卵用。火上浇油,一卡通再趟浑水到目前为止,渠道已经被自己和公会连摆两道,营收利润已经近乎为裸奔,跟故宫门口拍照片那姑娘差不多了。然而这还不算完,一个新的势力又出现了以骏网为首的一卡通平台,它的出现直接给后院起火的渠道又浇了一把油。为了拉来新增用户,渠道选择与拥有实体卡及售卖渠道的一卡通合作,让利15%给他们,从而让他们销售充值卡。然而一卡通,这个多年来不温不火的平台并没有多少用户,于是又找来了我们的老朋友公会。以骏网为首的一卡通通过让利的形式,把卡低价给了公会,让公会统一销赃,公会得到了利润,一卡通也完成了任务。我们在采访了某公会后得知,与一卡通的折扣往往会谈到88折到9折,相当于花88块钱就可以冲到游戏的100块流水,而这少的12块,又需要渠道这个冤大头来付。而这一切渠道是压根不知道的!一款游戏的收入,除去充值平台的5%,渠道和发行CP各分47.5%,再加上税以及之前给公会的补贴,渠道几乎就赚不到钱了,而现在又要给一卡通擦屁股,到头来忙活了一整,反而要往里贴钱,赔钱的买卖傻子才愿意做!于是百度不干了,第一个站出来说:所有通过一卡通充值的游戏,跟发行结算的时候必须要多扣17.5%。这一下发行炸锅了,你这不是闹吗,你自己玩脱了我们来给你买单,我还要面对财报压力,于是乎畅游和恺英、网易等上市和准上市公司不干了。网易说:我特么的一开始就不让你这么玩,出事儿了让我当冤大头,一边玩蛋去。畅游说:滚粗,我特么是个上市公司,支出、盈利都在财报里写死了,哪有空和你瞎折腾。恺英说:该说的上边两个哥都说了,我特么也不是软柿子,随便让你捏。然后百度不高兴了立刻停了资源,网易一怒之下在百度渠道下停服3个小时,就这么你一拳我一腿的打了起来,事情一度闹得很僵。后院已经被公会联合发行和CP放了两把火,然而一卡通又浇了一把油让火势烧的更凶。这三家分晋的节奏直接让渠道撑不住了,只好过来找发行买单。虽然这一切跟百度的内控也有关系,但它自己也是骑虎难下。低利润掏空行业 大厦或将倾天天吃的肯德基麦当劳,总会想尝尝法式蜗牛的滋味,小刀小刀的刮已经不能满足公会的胃口,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公会胃口越来越大、返利情况愈演愈烈。目前各家都还是针对有潜力的游戏进行充值返利。不过随着市场的发展和不断加剧的竞争,各大第三方新兴APP一个个加入战局,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全部开放,渠道将会毫无利润。而活不下去的渠道,就只能转移成本,像百度一样来向发行征收17.5%的分成。这样的话,发行和CP就只能分到47.5-17.5%,刚好三成的利润,等于苹果三七分成反过来的情况,利润简直低的了马里亚纳海沟去了。部分大发行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纷纷拒绝。但是大部分中小发行都同意这种分成,毕竟为了眼前的利润和渠道位置,并没有多想后面的事。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或许是因为大家都在局里,都在整个关系网里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是贪图高流水的CP,亦或是偷偷获益的蝗虫公会。没人愿意戳破这个泡沫,可如果所有人都安于虚幻的现状,最终渠道低利润,发行CP也没有利润,整个行业被中间环节所掏空。那么总有一天没人愿意做产品做发行,渠道自然也就没得玩了,无论最顶层的投资人还是最底层的小员工都在劫难逃,整个行业都将坍塌。沉默者应道受到谴责,对现实情况心照不宣,却不作不为。德国著名神学家弗里德里希古斯塔夫埃米尔马丁尼莫拉著名的墓志铭上这样写道: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那时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